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五章 那份感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一大早,周凯悄悄起来,带上米丽准备的饭团,开车出去接邹玲。

    盛夏自在惯了,这几天又累得很,一觉睡到将近中午,盛夏没醒,卫桓就坐在她旁边闭目养神,她们这一天的核对,直到中午才开始。

    少了一个人,又只有一个下午,干的活倒比谈文预料的还要多些,倒比前一天还要快些,到傍晚,那一大堆资料,就从这边挪过去一小半了,曲灵面前堆了好几堆要录入的合同资料,她实在赶上不卫桓的速度了。

    卫桓照例在天没黑前就收了工,看看外面天气不错,让米丽小火把东西搬到外面,搭起架子准备烤全羊。

    谈文在卫桓走后看了半个多小时数据,心情愉快的出来,倒上半杯酒,坐在那堆红旺的火堆旁,和盛夏说着话,看卫桓比对待那些数据认真百倍的态度,往那只羊身上洒调料。

    “他自在惯了。”盛夏带着几分歉意,和谈文解释了句。

    “噢?”谈文一个怔神,随即笑起来,“他这样的,能力这么强,要是在我们公司,他想怎么迟到早退都行,去不去公司都行,一个月里头,他能干上半天一天活,就足够了。”

    盛夏失笑出声,这话也是。

    羊肉还没烤好,一阵汽车轰鸣由远及近,周凯接邹玲回来了。

    周凯推开车门,奔着火堆就过来了。

    “真香,老远就闻到了,老米,有喝的没有?渴坏了,有酒最好,昨天那酒,对对对,就这个,咦,邹玲呢?你尝尝这酒,这是我喝过的最好的红酒。”周凯一屁股坐到谈文旁边,喝着酒,从沙拉里捏起块龙虾肉,扔进嘴里,还顺便招呼了一声邹玲。

    邹玲自己拖下箱子,看了看,将包放到箱子上,挤过去坐到谈文和周凯中间,先和盛夏笑道:“周凯说你们忙晕了。”

    “有卫老板在,哪还用忙晕?”谈文递了杯酒给邹玲,“喝酒,还是先喝杯茶?还有咖啡,老米的手艺。”

    “先给我杯茶吧,渴坏了。”邹玲说着要茶,却接过酒,仰头喝了几口。

    “邹玲姐!”曲灵愉快的和邹玲打着招呼,殷勤的递了杯茶给她。

    卫桓的烤全羊已经好了,举着架到桌子上,先下刀割下肚腹一块,再切了一块羊腿,放到盛夏面前,将刀递给米丽。

    米丽将羊切成大块小块,众人手里的手叉筷子一涌而上,一口接一口吃的顾不上说话。

    这是她们吃过的最好吃的烤全羊。

    吃完羊肉,开始吃米丽拌的沙拉,喝汤的时候,才热闹起来。

    “从前我觉得老米的手艺登峰造极了,现在才知道,老米还差得远。”周凯喝了口奶油蘑菇汤,颇有几分嫌弃。

    邹玲横着他,简直想拍他一脸沙拉,他这张脸真是越来越大了。

    “我觉得这沙拉和汤不比羊肉差。”谈文一边笑一边圆场道。

    她知道卫桓不是寻常人,却因为没有亲眼看到过他的不寻常,没有过直观印象,对卫桓就没太多异于人的感受,有敬有佩,畏都极少,更别说象曲灵小火她们,对卫桓简直就只有恐惧。

    卫桓顺着盛夏的目光斜看向周凯,看扫了眼邹玲,点着周凯和邹玲道:“这只蠢货配不上你,那个什么律所的那个律师,姓张是吧?那个不错。”

    邹玲呆了下,脸突然红涨起来,周凯呆了一瞬,猛转头看向邹玲,“哪个姓张的?你有男朋友了?”

    “嗯,我们都觉得不错。”盛夏在邹玲之前,答的极快。

    “噢,我说呢,是不错,比周凯帅气多了,又体贴。”米丽和盛夏搭档上千年,这份默契熟极而流。

    “是广华那位新来的合伙人?”谈文不是默契,她是听到过一句两句的八卦,广华是她们集团的签约律所。

    “别瞎说。”邹玲被周凯直瞪瞪的目光看的十分不自在。

    “怪不得广华的周律师说,多亏了邹律师,要不然可请不来张律师,我还以为是邹律师从中牵线,原来是这样。”谈文笑起来。

    “不说这个了,邹玲到得晚,二楼堆了一堆的法务了,谈小姐跟邹玲上去看看?咱们越快越好。”盛夏瞄着脸色泛白的周凯,指着邹玲和谈文道。

    “好。”邹玲犹豫了一瞬,站起来,和谈文往二楼上去。

    她很想和周凯解释清楚,这是没有的事,不过,这事不急,二楼那些法务,才是最紧急最重要的事儿。

    卫桓从盛夏接话起,脸上的笑容就浓的化不开。

    小夏也罢,阿叶也好,她还是她,虽然她忘记了从前,忘记了她和他从前那些有趣之极的无数过往,可她还是她,他熟悉的每一个小动作,熟知的每一个小习惯,小癖好,都和从前一样,她也和他默契依旧,她和他,还是和从前一样。

    “咱们到那边走走,让小米跟他聊聊?”卫桓凑到盛夏耳边,低低道。

    盛夏嗯了一声,站起来,和卫桓一起,往旁边林荫道过去。

    小火和曲灵酒饱饭足,正凑在一起,小火说她在山里如何如何,曲灵说她跟宋词如何如何,至于到滨海之前的如何,曲灵想不出值得说的地方,她也不乐意提。

    老常收拾残局,米丽拿了两只干净杯子,倒了两杯酒,坐到周凯身边,递了杯酒给周凯。

    “怎么,心情不好了?”米丽抿着酒,漫不经心道。

    “怎么会!”周凯飞快的答了句,抿了口酒,片刻,低低叹了口气,“就是有点儿意外。”

    “不是有点儿吧,是压根没想到,没想过是不是?”米丽嘿了一声。

    周凯沉默良久,低低嗯了一声,他确实没想到过,邹玲一直表达的很坚定,她是个意志坚定,极拿得定主意的人。

    “邹玲有个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姓什么来,跟她差不多,有事做有钱挣,没家没男人,去年结婚了,这事你知道吧?”米丽看着微微低头和盛夏说着话的卫桓,悠闲的喝了口酒。

    “人我知道,结婚不知道,邹玲没说过。”周凯心里有点儿堵。

    “我们到滨海前结的婚,那大半年,邹玲很孤单,后来,我就劝她,该放下的要放下,有能合得来的,得试一试,她对你,到底是执念,还是感情,说不准,我觉得执念更多。”

    周凯垂着头,半晌嗯了一声。

    “邹玲这么多年一直单着,这是小夏说的,她单着,是因为她条件太好,太高,我活了两千多年,跟你们人在一起,也混了一千来年,老实说,真正出色的,女人多,男人少,从前也是这样,象邹玲那样的女人,能跟她相当的男人,少的可怜。”

    “这话……”周凯一声干笑。

    “男人最喜欢拿权势金钱彼此衡量,摆个修自行车的小摊,一出门,也恨不能人人称他一句修总,修老板,能比别人多挣个三千五百的,就觉得老子天下无敌,能满天下挑妃子了,呸。”

    米丽啐了一口。周凯呛笑了。

    “邹玲单了这么多年,是因为她没能遇到一个能说得来,吃得来,玩得来,两个人在一起时比一个人愉快幸福的人,现在总算遇到一个,你别打扰了她。”米丽看着周凯,郑重警告道。

    “我……”周凯想说句我怎么可能打扰她,可一个我字出口,后面的话就卡住说不出来了。

    “你这样的,反正你是打定主意一个人逍遥一辈子的。”米丽杯子里的酒空了,欠身拎过酒桶,倒上酒,又给周凯添上。

    “对了,我们可能也在这儿呆不长。”

    “什么意思?”周凯直起上身。

    “我们都不是人,小夏老家又不是这里的,这事儿了了,大概就得回去了,小夏走到哪儿,我跟老常,还有小火,还有曲灵,就得跟到哪儿。就算没有卫老板这事儿,我们在一个地方,最长也就是十来年,再长就没法呆了,小夏不会老。”米丽眯着眼,她对这桶酒十分满意,真是好酒。

    周凯神情晦暗,片刻,强笑道:“好象曲终人散……”后面的话,他喉咙哽住了。

    “唉,就是曲终人散,我们都走了,本来小夏有点儿担心你和邹玲,现在看,邹玲应该不用担心了,至于你,你不用担心,夜夜笙歌,现在凭脸,再过上十几二十年,凭钱,反正你有的是钱。”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