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一十四章 王慕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姹紫嫣红烧成灰,凡人微笑,圣人哭泣。

    王启尧不日称帝,立国号武,季婉晴为武后,王轻候受封太宰。

    武立国之初,兵乱四起,王轻候率兵东征,三年间,平叛东乱,横扫殷朝旧部势力。

    武帝王启尧赐刀言官,武帝道一句,言官记一笔,敢不从者,俱斩之。

    史册中,太宰王轻候为大朝开国立朝,被迫所行之恶事,一笔勾尽,不留一墨于帛中,不传一言于后世,其累世功绩,不惧盖主,其昭天善德,不畏欺君。

    朝臣惶恐,有直言进谏者,悬颅于市,自此天下,再无非议之人。

    世人只知,仁德之辈,王轻候,一生磊落,光明坦荡。

    马背上的王轻候听闻此事,回首西看,好似看到了他大哥眼底的歉疚,于是用尽一切办法来弥补自己。

    前半生,他们每个人都欠了自己的,于是有些人用命来还,有些人用余生来偿。

    但他已不喜不悲,不怒不怨,不恨不嗔。

    那个笑起来总是风流好看的小公子,不知是死在了哪一年的哪一日,他还是会笑,只是笑得再也没有那么生动鲜活,总如一幅画般,好看是好看的,却毫无生机。

    自那日昭月居后,王轻候的生命里多了很禁忌,不喝任何一种粥,不吃糖醋排骨,不吃枇杷甜梨与杏,不吃云蕊玉片糕,不种海棠树,不做很多很多事。

    见不得,见到都要肝肠寸断,不能成活。

    有一日在战场上,他正策马杀敌,长枪划过之处,有个人回首,眼角一滴朱红的泪痣,陡然入眼。

    竟将他惊落马背。

    那是一个孤女,年纪十四,那正是王轻候遇上阿浅时,阿浅的年纪,她逃难途中险些死于马蹄之下。

    王轻候将收养回家,问她叫什么,她说大家都叫她妮子,没有大名。

    于是那日,王轻候久久地,久久地看着她眼角那滴,跟阿浅如出一辙的朱砂泪痣,说:“你叫我一声父亲,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是,义父。”那孤女怯生生地唤。

    “王慕浅。”王轻候轻声说,“从今日起,你叫王慕浅。”

    没有人见过那样的王轻候,他抱着王慕浅失声恸哭,哭得像个孩子,声泪俱下,肝肠寸断。

    他已找了阿浅整整三年,三年来他踏遍所行之处,都未能找到她的身影。

    他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奚若洲和江公根本没有救活她,只是骗自己,让自己抱着这么个念想活下来,不至于自暴自弃,也不至于发疯拉着全天下的人一起陪葬。

    他丝毫不怀疑,奚若洲跟江公干得出这样的事。

    三年过去,他未有一日忘记他们的手段和厉害。

    东乱平定后,他带着王慕浅回到了凤台城,那时,武朝正准备迁都之事,这样大的事,王启尧也来问他的意见,可有什么想迁往的地方。

    王轻候看了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