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一十七章 番外:越清古——你爱过神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苍山青翠,寒雪如素。

    轻盈入水的雪片儿沾水即销,摇橹的船夫划破宁静的河面,天地俱寂,独听得“哗——哗——”的水声,节奏均匀地荡开声响。宿醉未醒的人伏卧船头,手里还提着半壶昨夜旧酒,雪落在了他泼墨般的长发上,又映着白皙光洁的半张脸,只瞧得见一角飞扬的长眉,端得是透着桀骜不驯,狂放孟浪

    。

    江面的风穿雪而过,带起他火红如焰的长袍扬在半空,满目妖孽色。

    摇船的船夫见这人昨日夜里喝了一宿,今日又醉在这舟头,怕是要受了风寒,劝了几回喊不动,只觉这位客人大抵有病,忍不住低声嘀咕:“打哪儿来的神经病?”

    神经病?

    醉卧船头的客人听到这三个字,突然失笑。

    他记得,很多很多年以前,的确有那么几个人,总说他是神经病。一天天地也没个正形,只想在凤台城里搞风搞雨搞事情,只要能让别人不痛快,他就很痛快,管他神殿还是神墟,又或是朝中大官,什么样的马蜂窝他都敢捅一捅,反正

    捅破天去了,也没人敢他对怎么样。那时候其实也过得不太开心,不喜欢凤台城,不喜欢殷王,不喜欢那个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荒诞世界,于是可着劲儿地找乐子,找刺激,可着劲儿地折腾,好像只有那样

    ,才能感觉自己还是个活人,而不是如凤台城中所有的行尸走肉一样,正在腐烂死去。

    但与后来的日子相比,那时候的不开心岁月,简直是天赐的好时光。

    他常常会想,神殿到底是怎么算得那一卦的,怎么就算出了越城中有一绝色女子,当献入宫中。

    如果没有那一卦,也许他和他的妹妹依旧好好地生活在越城里。

    越城不大,就算他的歌儿再贪心不足,索求甚多,也只是在越城里翻天覆地闹腾而已,闹不到凤台城去,闹不到殷朝去,闹不到天下去。

    也许过个几十年,他的父候老去归天,他接下越城诸候之位,然后会给他的妹妹寻一个好人家,他的妹婿性子当温和,不然要怎么受得了歌儿的坏脾气?父亲是个很奇怪的人,他明明是一个好王候,却不是一个好父亲,他始终不喜欢他唯一的女儿,如果幼时,父亲对歌儿关爱多一些,也许歌儿也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占有

    欲了吧?

    缺失得太多,于是她疯狂地想从别处弥补,以填满她自小空虚的父爱。

    他从不怪自己的妹妹性情有缺,只是他的良心让他无法忍受他的妹妹,妄图天下,左右朝政,祸国殃民。

    可是当她有了一个比她更贪婪的帝王夫君时,他便再也不能约束住那个自小在自己肩上长大的妹妹了。

    时常他会想,若没有那一卦,就好了。

    但细想想,若没有那一卦,他不会随自己妹妹去凤台城,也就遇不上那个奇怪的女人了。

    他觉得,他从来没有看透过那个奇怪的女人。

    初见时,只觉她生来嗜血,爱好杀戮,性情天生残缺,总有许多古怪的想法和逻辑,若用常人的思维去考量她,便是大错特错。这样的人太有趣了,在如一潭烂泥般的凤台城里,她是最明亮,最夺目的光彩,她用她的双刀杀得酣畅淋漓,劈开着沉沉混沌,用她古怪的逻辑嘲弄世人的愚昧和荒唐,

    连最擅言辞的王轻候都不是她的对手。

    他可太喜欢这样的人了,极端又孤冷,天真成罪孽。

    可是后来,便慢慢看不懂她了。

    是从什么时候起看不懂的呢,记不清了,只记得她的眼底的颜色越来越多,不似最初那样清澈明亮,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里满是对这人世间的好奇和探究。

    大概是要怪王轻候的,干什么不把她让给自己呢?不过就算那时候王轻候把她让给自己,她也不会跟着自己走吧?

    自己可以许她一方天地任她杀戮,满足她的嗜血狠毒,却无法明白她要的是什么,永远都不能明白。

    王轻候懂她,合该是王轻候陪她走到最后,而不是自己。他们总是有很多大道理,谈论天下王权这种事儿都嫌不够大,还要聊一聊所谓信仰,未来,光明,希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想那么多,他们不

    累吗?

    而他却只想找一处好酒馆,自斟自饮一盅好酒,对钓寒江雪,身旁若再有心上人作伴,便是人间乐事。

    王轻候跟上她的步伐尚显艰难,他却已是连她的一角衣袍都再碰不到。

    明明当年在凤台城的时候,他们三人也曾对饮共笑的,他是怎么掉队的,怎么一步步被踢出局的,怎么只能远远观望,再也不能参与的?

    他想得开始头痛,也可能是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