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一十八章:番外:卢辞篇——我的一个王后朋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知名的小山村里迎着春雷一声乍响,淅沥春雨便降了下来,浸开了干涸了一个秋冬的土地。

    野草比农家还喜春,未等农夫锄地,它们便争先恐后地钻出地面,抖动着嫩黄的新芽。

    归来的燕子穿雨衔泥,筑巢檐下。两年前归来故里的卢辞捧着一碗粗茶,笑看了一会儿巢中几只雏鸟,见那燕子窝摇摇欲坠,放下粗茶,搬了一把梯子爬上去,加了几根树枝架在下面,稳稳当当地托着那

    鸟巢。

    邻居家的孩子蹦蹦跳跳地跑过来,虎头虎脑地问:“卢叔叔,俺爹叫俺来问你,去年的白菜种子您还有多吗?”

    “有,我去给你拿。”卢辞扶着楼梯慢慢往下,摸了一把那娃娃的脑袋,进屋拿了一包种子递给他。“卢老弟啊,又麻烦你了。”孩子的母亲走过来,在围裙上擦了一把浆洗冬衣的水渍,笑问道:“隔壁村那张家可又托我来问话了,卢老弟,他家姑娘长得标致得很呐,这十

    里八乡的,可多得是求亲的人,你真不去看看?”

    卢辞连连摆手,笑道:“李嫂子可不要再打趣我了,张家那姑娘人长得标致,性子也好,我是高攀不上了。”“这叫哪里话,卢老弟,来给你说媒的人,怕是要把你家的门槛都踏破了,你到底喜欢个什么样的,跟嫂子说说嘛,嫂子帮你张罗着,你瞧你这一个人孤伶伶的,早点成家

    也有个伴儿呀。”

    乡里乡亲的人都淳朴热情,他在此定居后,颇受他们照顾,家里缺个什么物事儿,不用等他开口,大家伙儿就主动替他张罗好了。李嫂子是个爽利嘴快的女人,说起话来也像是咬着夏日里的瓜果,干脆利落得很,跟他提了好几次成亲的事,上次是陈家的侄女,这回是张家的闺女,都是顶好的姑娘,

    清白的家世。

    但卢辞都没应下,李嫂子便不知道,这看着脾气温温和和的卢老弟,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说这几户人家的女子,个个都是持家的好手,勤快能干,吃苦耐劳,又品行端正,怎地他就是看也不去看一眼呢?

    卢辞将放在一边的那碗粗茶又端起来,坐在门边的一把竹椅上,半天不说话,只是笑着。

    “卢老弟?”李嫂子拉着她儿子的手,疑惑地喊了一声,“问你话呢,你跟嫂子说说,你想讨个什么样儿的媳妇儿,嫂子才好帮你打听着呀。”卢辞靠在椅子上,已被劳务磨砺得有些粗糙的手指许久没有提过笔,没有写过字了,上面布满了薄茧,这粗糙的手指抚过茶碗沿,低声呢喃的音调里有着轻轻慢慢拢来的

    回忆:“我有一个朋友……”

    他有一个朋友,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品行不端,惑乱天下,千夫所指。

    好在那时,卢辞也认认真真地扮着一个佞臣贼子,竭尽所能地帮着他的这个朋友作恶为害,戕害匡扶朝政的忠臣,荼毒本就摇摇欲坠的朝庭。

    这位朋友若是说要一斗珠,他便费尽心力地寻来一斛珠,若说是要一匹纱,他便搜刮天下成千丈绸,若说是要起高台,他便可以哄声说唱摘星楼。

    只要这位朋友说要一,他就给这位朋友十,百,千。

    将她本就贪婪的性子,更是蛊惑得欲壑难填。

    把一个人教坏,多么容易,更莫提这个人本性就不纯良,让这个人在堕落中不断地体验堕落带来的极致快感,和毁灭性的刺激享受,就更加轻而易举了。

    他时时伴着这个朋友,知她喜伏在地上摆弄那些万世不易寻的玉件事当玩具,知她喜甜忌苦不爱吃的各种食物,知她爱听家乡小曲讨厌靡靡丝竹。

    偶见她执着罗扇扑蝶舞,翩跹裙摆抚过花叶时,她回头笑喊:“卢辞快过来,帮我抓住那只蝴蝶,我重重有赏!”

    她笑靥胜花,额间有薄薄粉汗,一双笑眼盛得下天地间最璀璨的光华,倾洒的青丝长发缠绕着成网,何必要去扑蝴蝶,她只需坐在那里,自有蝶来寻她。

    大抵是她真的太美,美到容易叫人忘了她是妖后,也容易叫卢辞忘了他来到她身边,是为了蛊惑她多做恶事,多害苍生,多断殷朝生机。

    卢辞都要记不清,是在第几次这样的叫人容易忘记里,悄然心动。有一年好像是盛夏,仲夏夜里的星空璀璨得叫人心醉,他正在自己家中观星也观心——他常常观心,在不断地抛却良知与道德的路途中,他需要时时谨记自己只是在扮演

    奸臣,所有一切只为了一个好的结果,如此方能说服自己,认真作贼。

    宫里来人匆匆传他,说是王后找他,立刻进宫。

    卢辞换了衣裳随人进宫去,却不是去了王后的凤宫,而是一处凉亭。凉亭前面的湖水有月光下波光粼粼,泛着清辉柔丽,越歌抱着双膝坐在长廊上,未着珠翠,藕色长裙在月色下都薄如轻烟,她清丽得像是一株芙渠,不与世间任何欲望相

    沾。

    “下臣见过王后。”卢辞一路小跑,有些气喘吁吁。

    “卢辞,你看那儿。”越歌纤细的手指指了指湖对面的高楼。

    那是摘星楼,楼台上歌舞正酣,细听之下,有丝竹之声隐隐传来,还有女子娇声喘息,吟笑不绝。

    越歌下巴靠在膝盖上,痴痴地目光望着那里的声色靡靡,粉幔扬笑,眼底写着比欲望更深的寂寞和委屈。

    “王后娘娘?”卢辞试探着唤了一声。

    “今日白天,我同殷王说,能不能将宫中的女子都赶出去,我不喜欢。”越歌轻声道,“他说好。”

    卢辞大概明白了越歌因何难过,宫中女子的难过,大多都只会为一个人而已。

    那可真是太无趣了。

    但他只是低头,恭顺道:“王上一向宠爱娘娘的。”“对啊,他一向偏宠于我,我说什么,他都说好,从不拒绝,不管我的要求多么混帐,多么荒唐,他都会答应的。”越歌说着低笑,像是满足的神色,但转瞬眼神又落寞:“

    可是他白天才将那些人送走,晚上又找了这些来。”

    “卢辞,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喜欢美人环绕的感觉啊?”

    “娘娘说笑,天下岂有美人能与娘娘绝色相提并论?”

    “有啊,怎么没有了?那方觉浅不就生生将我哥哥的魂儿都勾走了吗?哼!”

    “但王上心中,只有娘娘一人。”“可是他身边有很多女人。”越歌负气道,“我不喜欢她们,我讨厌她们,以前我觉得她们在宫里挺好的,殷王就不会一天到晚待在我这儿烦我,我还可以多一点时间想我哥

    哥,但以前是以前,以前我不喜欢殷王,现在……”

    卢辞默然不说话。

    他已能隐约知道,越歌对殷王动了真心。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