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二十一章 番外:江公——今日的酒,当真香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有时候你要相信,命中注定的人,只需一眼,你便能从浩瀚人海里认出来。

    江公便是这样,一眼认出宁知闲的。

    那是一个白雪皑皑的黄昏,金子般的夕阳照在连绵不绝的雪原上,几只白狼立在山崖处,幽幽的眸子里泛着狠戾残暴的冷光。

    这季节里不好找食物,他们应该已经饿极,好不容易寻到了新鲜的吃食,狼群首领仰天嚎叫,引来狼群,将一袭红衣的女子围困在中间。

    江公刚想上去解围,却见得那女子手中的油伞一旋,飞雪倒转,她踏伞而起,像一朵红梅,怒放在冰天雪地间。

    一只很奇特的曲子诡异地传开,她葱尖似的手指轻点虚空,那倒飞着的大雪,缠绕在她手腕处,像一只有灵性的幼小雪龙,嬉戏在她的掌心里。

    这只幼小的雪龙自她掌心咆哮而出,化成撑天巨兽,怒吼着吞尽山崖上的狼群,狼群四下惊散逃窜,雪龙游天而上,最后化成万千雪花,飘然而下。

    那点足立在伞面上的女子负手转身,笑望着江公,俏声打趣:“哪里来的孟浪少年,这般不知羞,看了许久,可是看够?”

    江公踏雪而至,凌于半空,与她对望:“圣女好手段。”

    “眼力倒是不错,你又哪家的弟子呀?”

    “在下,江非。”

    “原是江氏一族的后人,难怪生得俊俏。你不在你的江南好好呆着,跑到这北境做什么?”

    “云游。”江非笑望着她,“敢问圣女名讳?”

    “你好大的胆子呀。”姑娘家指尖一挑,那油伞升起落入她手中,她握着伞柄,笑吟吟地瞧着这少年郎,俏生生地笑着:“巫族圣女的名讳,是你能打听的?”

    “据闻巫族之人轻易不出族门,安居一处,今日有幸遇见圣女,自是好奇。”

    “你若是真的好奇,不妨跟我走一趟?”

    “好啊。”

    “不怕我害你呀?”

    “堂堂巫族圣女,岂会行屑小之事?”

    “切,话都让你说尽了,我想害你都不好意思下手啦。”

    他们并肩,掠过雪原,翻过山崖,她火红的衣衫在茫茫白雪中,像是一缕会游动的火焰,炙热,张扬,媚艳。

    江非不时地偏头看她,只觉得这个圣女,眉眼如画,绝代风华。

    后来她停在一间茅屋前,转了转油伞:“我要进去跟里面的人打一架,你来帮忙做个证,看谁比较厉害。”

    江非说:“好。”

    她不讲道理得很,说好是找人打架,却直接先把人家的茅屋给拆了,拆得还七零八落的。

    里面的人正支着额头半躺在榻上小睡,屋子被拆了,他也像是没睡醒依旧闭着眼,很是有番风云骤变于眼前而不动声色的高人风采。

    宁知闲却是先忍不住了,掷了伞急急飞过去,要把安睡的人打醒,娇喝一声,“奚若洲,你给我起来!”

    奚若洲揉一揉眉心,懒得睁眼:“你追了我十里八街的,好端端的女儿家,怎得不脸红呢?”

    “谁叫你胆小如鼠,连接我三招都不敢!我当神殿的神使有多厉害呢,原来不过是这等窝囊的废物。”

    奚若洲叹气,睁开了眸子看着她,以及她身后的江非,笑了一声:“是是是,我打不过你,我胆小如鼠,窝囊废物,这样你可满意了?”

    “你瞧不起谁呢!”

    “江非老弟,你说说这小女子,是不是难伺候?”奚若洲好笑道,这不喜欢打架,爱好和平,还是个错了?江非笑着走进那被拆得七零八落连顶都没有了的屋子,“说来,我也一直想见识一下奚若洲神使的厉害之处。世人都说,神殿八神使,神枢尊者独爱奚若洲,想来必是有过

    人之处。”

    “你可知,世上难伺候的除了小女子外,还有哪一类人?”奚若洲笑问。

    “奚兄这是在说,我是个小人了?”

    “唉呀,聪明!”奚若洲笑着起身,掸一掸雪色的长袍,又将胸前的头发拔到身后,掌风一起,捡来地上的酒囊喝了一口烈酒,好生潇洒风流,又扔给江非:“我来北境只是来闲逛,圣女你

    也不用如此紧张,我拆不了你们巫族老窝的。”

    “好大的口气呀。”宁知闲笑道,“你神殿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欺着世人不明真相,操弄人心,你居然还敢蔑视巫族?”

    “说得你巫族就有多光明正大似的。”奚若洲倒是一点也不生气,眉眼里始终含着淡淡的笑色,他天生一张好皮相,叫人难以移目,久看不腻。

    但那天,他们还是打起来了,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江山雪寂的。

    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江非记得有些不那么清楚的,好像,是因为,宁知闲说奚若洲长得难看,奚若洲就说宁知闲生得丑,于是二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他在旁边,捡起奚若洲的酒囊喝着酒,认真观战,拍着大腿,高声叫好,十分卖力。

    并鼓励他们多打一会儿,他也好琢磨琢磨,奚若洲这位神殿的天之骄子,到底厉害在何处。

    只可惜他们“恶斗”了一天一夜,也没分出高低上下来,倒是宁知闲被奚若洲轻薄了好些次,恼得她脸颊飞红,喝骂奚若洲这个臭不要脸的臭流氓,实在有辱神殿名声。

    奚若洲很坦荡:不是你说的嘛,神殿具是沽名钓誉之辈,你怎可以君子之风要求我?反倒是你,一点邪教的自觉都没有。

    宁知闲:你才邪教,你全家都邪教!

    江非听得好笑,酒也喝尽了,便施施然地出来“劝架”:要不,咱们找点吃的垫垫肚子,再继续?

    奚若洲抖着手指头:“你这个江族后人很一般啊,未修得六根清静,居然还贪这红尘俗物,看个架还把你看饿了不成?”

    宁知闲转着伞柄:“可不是说,有本事咱两也过几招,奚若洲,我派你上!揍他!”

    “我欠你的?”

    “你摸了我的脚,你揍他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你那臭脚丫子我摸了我还嫌委屈呢。”

    ……

    江非晃了晃酒囊,负手走在前,淡淡道:“听闻前方城中,有一种酒特别好味。”

    “江老弟慢步,一个人喝酒多无趣,非得有三两挚友把盏共欢,才是人生乐事嘛。”

    “对对对,我最识好酒,没有我在,你说不定被人蒙了都不知。”

    这酒一喝呀,便是从南喝到了北,从冬雪如幕喝到了春暖花开,喝到了夏阳炙热,喝到了秋起月圆。

    喝出了一路的笑语畅谈,喝出了满地的血流如注,喝成了人生快事,也喝成了半生纠葛。

    江氏与神殿和巫族都不一样,他们不收弟子,不招门徒,居于山野之间,单脉相传。既不问世事,也不爱繁华,清心寡欲得很,讲究的是个闲适自在,追求的是个修行清静。在神殿和巫族数百年的水火不容,你死我活之下,他们倒是出尘世外,悠然逍遥

    。

    说白点儿,就是个散人玩家,只是这散人玩家道行颇深,不管是神殿还是江氏,提起江氏的时候,都得掂一掂分量才行。

    那时候的江非还很年轻,心思简单通透得很,只追求大道,提升自己。没有修炼成置他人生死苦难于不顾的老精怪,也没有一番要跟神殿不死不休的劲头在。

    年轻的他还有一双,温柔看穿人间悲欢的清澈眼睛。

    说实话,他们三个不太适合做朋友。

    朋友这东西,大抵是要志趣相投,心意相通的,至少至少,也得是有个共同的观点。

    但他们没有。

    奚若洲站神殿,宁知闲挺巫族,江非觉得江氏才是正道。

    矛盾非常尖锐,立场极其分明。

    宛如粉黑大战,撕起来那是血雨腥风,吵得恨不得刨了对方祖坟,骂架能直接骂上热搜的那种。

    可怪就怪在,他们除了日常辱骂对方所属势力之外,喝酒却挺能喝到一处的,大概是因为他们三,酒量都挺好吧。

    有一天晚上,江非睡不着,起来散步,流水般的月光下,他听到了一阵低语,自他头顶传来的。

    奚若洲跟宁知闲两人躺在屋顶上,看着星子眨眼,银河倒悬,宁知闲问:“江南是什么样子?”奚若洲双手枕着脑袋,笑着说:“很美,小桥流水,杨柳依依,吴侬软语,才子佳人。我最喜欢看河边浆洗衣物的浣娘,她们站在柳树下的青石上,挽着衣袖,白生生的胳膊,水嫩嫩的手指,一边唱着歌,一边扬着衣物抛入河水中,溅起的水花会落在她们的脸上,她们的孩子会在河里捉虾寻蟹,归来的男人们远远喊着他们的娘子,那是我

    觉得,江南最美的样子。”宁知闲看着奚若洲的侧脸,好像天上的银河悉数落进了奚若洲的眼里,泛起了温柔的涟漪,他清雅温润至极的声音说着些什么,宁知闲已经听不太清,只记得江南很美,

    小桥流水,才子佳人。

    自此一生,宁知闲再也没有见过,比奚若洲更好看的人。

    “奚若洲,你娶我吧。”那天她说。

    奚若洲转过头,对上宁知闲的眼睛,不知道他想了什么,他只是看着宁知闲很久很久,明亮漆黑的瞳仁里倒映着的,是宁知闲正芳华倾世的皎好面容。

    但最后,奚若洲只是眨了下眼,笑得温柔,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你怎么这么不知羞的呀?”

    “不娶就不娶,我还看不上你呢。”

    宁知闲生气地转过身,指着天上的星辰:“你们神殿不是会算星象嘛,你教我吧。”

    “好啊。”

    “这么轻易就教给我的吗?”

    “教不教是我的事,能不能学会,可就要看你的天赋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