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这不是年代文(1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扒皮狂魔的锅从天而来。

    宗门几座巨钟齐鸣,震得群山回声,本宗各派弟子听音纷纷前往。

    可见事态严重。

    云若见陈溪肩膀上顶着个小妖兽,不慌不忙地往外走,一头雾水。

    “大小姐,您不用召唤兽吗?”靠走路要什么时候才能到?

    “...”那是啥玩意?

    云若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念了句咒,一只秀气的飞行兽就出来了。

    陈溪依葫芦画瓢,弄出个胖鸭子,长得跟可达鸭似得。

    陈溪沉默,好丑...

    “剩剩,为什么有飞行兽,你竟然不提醒我?!”

    她在山谷取灵丹捆个绳子下去,跟个傻狍子似得!

    早知道能飞她当初墨迹毛!

    【大大...这事儿怪我吗?原主在书里不过是个恶毒女配,描写的很少啊!谁知道她还有飞行兽啊!】

    剩剩比她还委屈。

    纳兰溪是二级驭兽师,按着这本扑街书的设定,要三级才会有飞行兽,谁知道大大这只鸭子怎么来的?

    扑街书不讲逻辑,怪它咯?

    村民将宗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纳兰德行带着炎宗的人跟村民对峙,双方僵持不下,突听有人指天喊。

    “妖女来了!”

    “打死她!”

    陈溪下来,对着纳兰德行抱拳。

    “爹。”

    纳兰德行黑线,谁让她来的?!

    他怕这些人恶语中伤刺激乖囡,特意嘱咐不要告诉她,结果...

    她来了,她来了,她骑着鸭子过来了!

    “乖囡,你先回去,交与为父处理。”

    陈溪在这一瞬间是感动的。

    她在那个世界没爹没妈,第一次体会到被父亲保护的感觉。

    根据她个人观察,胖爹能坐到宗主这个位置,怕是给老祖送礼了,修为虽不低,但管理能力真不行。

    她要是缩回去,胖爹这个憨憨非得让人欺负死。

    “妖女你必须给我家官人一个交代!”披麻戴孝的中年女人冲出来,指着陈溪嘶吼。

    “我都说了此事还有待查明,怎就一口一个妖女?”纳兰德行维护闺女。

    “我夫君的尸身就在这!还要说什么!我可怜的夫君啊~”女人跪在地上哭。

    陈溪顺势看过去。

    女人边上停着一副担架,盖着白布,血渗出来,陈溪一激灵。

    云若说的剥皮,不是剥了猫啊狗啊什么妖兽的,而是——

    靠!!!!

    什么情况!!!

    说好的修仙文呢?

    怎会串场到悬疑恐怖文里?

    这托马的仆街文还能不能要点碧莲了!这么瞎鸡儿写,卖得好才有鬼!

    剩剩默。

    所以大大刚刚若无其事,并不是人家多沉得住气,是压根没往这块想么!

    宿主不靠谱,心累!

    十殿抱着苹果趴在陈溪肩膀上继续啃,柔软的毛随风飘,金眸随意地瞥向聒噪的人群,好烦哦。

    好想一个雷全都劈死,尤其是拽着溪溪裙摆的胖女人——他都没拽上溪溪的裙子呢,胖爪子挪开!

    “大婶,你说我杀你夫君,可有证据?能否把当天的情况再说一遍,时间,地点,怎么发现尸首的,发现多久?”

    悬疑文她写过,套路都懂。

    “我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