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一十五章 我的妻子,她叫阿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很久很久以前,他曾与一位叫虚谷的神使,在神息殿里,就着他二哥王蓬絮的尸体,有过一次谈话。

    他对虚谷说,神殿对世人的约束,是不合理的,于是虚谷便问他,王公子觉得,什么样的约束,才是合理的?

    王轻候说:“自我的约束,自我伦理,道德的约束。”

    虚谷失笑:“那可是一场漫长的演变。”

    “我们都活不到看到这种约束力量走到最后的时刻,那将是千百万年的演变,但人存立于世,不止活这一世,自我约束的力量,可以永远的存在下去,但神殿不能。”王轻候笑说,“虚谷神使你无法保证,在你百年之后,在你的传人百年之后,神殿的后人依旧会秉承你的理念,你的愿景,他肯定会有所改变,变去何处我们永远未知。可自我约束的力量,不会改变,他将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自血液里,自骨髓间,自代代相传的家教中,自长者从小告诫晚辈的童话故事里,不断地修整成最正确,最完善,

    最道德的样子,用一万种方式,用不同的形态,永远地传承下去。”

    王家有子,龙象之才。

    颠倒日月,可撼乾坤!

    记不得是多少年了,王轻候好像忘记了时间,只是有一日,王慕浅替他梳头,拔下一根白发,他才惊觉,真的过去很多年了。

    那日他没有进宫早朝,而是在书房里待了一整天。

    他的书房从不许别人进,连下人都不可以,洒扫也是自己亲手做,他一整天未出来,王慕浅担心他出事,推开了房门。便看到他盘膝坐在地上,望着挂在墙上一副画像发笑——王轻候好像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孟书君,会一遍又一遍地画着阿钗的画像,会守着一幅幅画,把日子过下去

    。

    ——也明白了,为何在神殿毁灭,殷朝倒下,一切尘埃落定后,他却选择了自尽在阿钗坟前,并说,最后一个谋害阿钗的凶手,也来请罪了。——人呀,总得有个支撑自己活着的念头,孟书君那时候活着唯一的念头只是为了阿钗报仇,哪怕是神殿,他也要撞个头破血流,当这仇报了,念头没了,也就活得没意

    思了。

    王慕浅从来没有在她的义父脸上看到过那样温柔,那样深情的笑容。

    画像上的女子,眼角也有一粒朱砂痣,腰间别着双刀,飒爽利落,可是她的眼神似空无一物,又似容纳万千,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神祇的气息。

    “阿浅,我做到了。”他低喃。

    “义父?”王慕浅惊心不已,以为他是在叫自己。

    可她分明记得,有一回她自称“阿浅”,说“阿浅见过义父”的时候,被他严辞喝令,不许如此自称。

    义父从不对她声色俱厉,永远是温和亲切的模样,只有那一次,那一次他的怒意让她感到发抖,好像从未认识过自己的义父一般。

    她从未想过,鲜少对人动气的义父,会因为一个称呼,就雷霆大怒,甚至让自己跪在祠堂里整整一日,不准起身。

    自那以后,她再不敢如此自称。

    今日听到的时候,竟为那声音中的万种柔情,动容落泪。

    王轻候回头,招手让她过来,看着墙上的画像和声道:“来见过你的母亲,我的阿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